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泸州金夫人婚纱摄影 > 新闻热点 > 【娱乐资讯】徐峥上热搜?未映先火的《我不是药神》票房或将向30亿发起进攻

新闻热点

【娱乐资讯】徐峥上热搜?未映先火的《我不是药神》票房或将向30亿发起进攻

关键词:

泸州婚纱摄影泸州婚庆泸州婚纱照

2018/7/3

很难得,中国也有了一部可以推动社会前进的影片。

      作为暑期档的排头兵,《我不是药神》自6月19日在上影节进行千人场点映后,与影片相关的内容便“扎根”在了各大社交平台上。正是基于口碑的爆棚,《我不是药神》在上映前一周展开了大规模的点映。

       截止当前,《我不是药神》累计票房已突破6千万,观影人数破百万,点映评分高达9.6,7月1日还以36.1%的上座率成为同时段第一,对其提前锁定2018年度十佳的呼声更是居高不下。

还未上映就已被“封神”的《我不是药神》,究竟“神”在哪里?

扎根现实土壤,《我不是药神》缘何被“封神”?

“我不想死,我想活着。”

由宁浩、徐峥共同监制,文牧野执导的《我不是药神》,在一开始给人的感觉更偏向于一部喜剧,而事实是,它所讲述的故事严肃、善意且锐利。

《我不是药神》的故事主要围绕印度神油店老板程勇展开。程勇,一个不学无数、与前妻离婚又交不起房租的商贩,在结识了慢粒白血病患者吕受益、同样患病的打工仔彭浩,以及女儿患病的钢管舞女郎刘思慧和刘牧师后,自此走上了一条不平凡的道路。

在这条路的起点,程勇只是想赚更多的钱,所以他前往印度努力拿下了印度仿制药“格列宁”的中国代理权。这种治疗慢粒白血病的药品,国内卖价近4万元,而药效一般的印度仿制版却只要几千块,进价更是只有500元。巨大的商机让程勇走上了走私并贩卖“假药”的道路。

道路总有分叉口,在经历生死离别后,曾经只为追逐利益的程勇开始跳出自己,影片的故事也开始朝向另一个维度进行伸展。

        好看与否似乎无法框定《我不是药神》,毕竟这部取材于现实事件的影片并不为取悦观众。

《我不是药神》取材于曾经轰动一时的“陆勇案”。陆勇的命运转折点出现在他34岁那年,那年他被确诊为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当时的医生建议他服用医院出售的正规抗癌药物,但该药物要加2万多元。每月一盒的高价药物很快掏空了陆勇的家底,可为了继续活着,他别无选择。

偶然间,陆勇知道印度生产了同样药效的仿制品,一盒4000元,是国内药价的五分之一。陆勇服用后确定了药物的有效性,于是分享给了其他病友,随着知道的人越来越多,找他帮忙买药的人也逐渐规模化,同为患者的陆勇走上了代购仿制药的道路。

       根据我国《药品管理法》规定,凡事进口药品必须经过临床监测,拿到药品进口注册证,而陆勇代购并服用的药物并没有拿到相关注册证,在法律范围内属于“假药”。2013年,陆勇因“涉嫌妨碍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被捕。

“陆勇案”引起了社会广泛的关注,通过陆勇买救命药的癌症患者联手声援并在社交网络上获得大范围支持。迫于舆论声的高涨,陆勇最终无罪释放。

艺术来源于生活也需要高于生活。现实中的陆勇自己就是患者,所以他的一切出发点都可以归于群体中一员的“感同身受”,而《我不是药神》的论证点显然要更高一些。

人物群像下,“可生长”的灵魂

作为一部根植于现实土壤的作品,《我不是药神》难得的地方在于,故事里的人物是饱满、立体的,故事里的善良和灵魂更是可生长的。

在《我不是药神》中,陆勇化名“程勇”并由徐峥扮演,商贩程勇一开始并没有“同理心”,在他眼里赚钱、给父亲治病、留下儿子,每一件事都排在“救人”前面,这时的他活得没有灵魂。

和《熔炉》、《摔跤吧!爸爸!》、《厕所英雄》等现实题材影片一样,《我不是药神》讲述的也是一个人在对抗一个体制。

从不闻不问到感同身受,从唯利是图到不图回报,从碌碌无为到被众人尊敬,正是最初的没有灵魂,使后来心怀大爱的程勇成为了影片中喜剧性的转折点。

此外,《我不是药神》里每个人物都有自己的立场和原则,他们并非个个善良、大公无私,他们也有私心和缺陷,也正是所有好的坏的,才显得人物形象饱满立体、有血有肉。

        王传君饰演的吕受益是对程勇影响最大的一个人,是他的出现启发了程勇的,也是他的离开点化了程勇;章宇饰演的彭浩像个规矩世界的破坏者,来自农村的他横冲直撞、沉默暴戾,但也是他重情重义、大爱无私;谭卓饰演的刘思慧,所有的付出都是为了患病的女儿;张嘴就是主和阿门的刘牧师,看似老实怯懦,但心怀大爱的他却又是勇敢无畏的。

真、善、勇、爱,这几个充满标签化的人物来到程勇身边,共同组成了一个看似“药贩”实则“药神”的小组。在群像化的故事里,不仅主演徐峥令人印象深刻,小组中每个人都使角色活在了荧幕中,成为影片的不可或缺。

即使是相较于其他人物,更偏向于反面角色的张长林,也不是扁平化的。作为假药贩子,他不关心病人的生死,在他看来“这世界上最难治的病,就是穷病”。可就是这样一个大恶的人,在被捕后,并没有交待出程勇的名字,因为他知道程勇和他不一样,程勇是在救人。这种不绝对的坏有时反而更能击中人性。

扎根于现实、人物饱满立体等都是《我不是药神》的闪光点,除此之外,影片在题材上的突破意义,放在当下电影市场,更显弥足珍贵。

社会现实题材影片爆款不断,《我不是药神》能否扛起中国大旗?

《熔炉》时,国人高呼“我们什么时候能拍出这样的片子”,《摔跤吧!爸爸》时,国人疾首“连印度都已经赶超了我们”。如今,《我不是药神》的出现似乎终结了这个话题。

对于中国绝大多数的癌症患者而言,抗癌药品决定了他们的生死,抗癌药品的价格左右了他们生存希望的大小。《我不是药神》反映的是和大众生活息息相关的“高药价”问题。这类题材,在当下市场是缺失的,因为它充满禁忌。

有人将《我不是药神》誉为中国版《达拉斯买家俱乐部》,也有人将它对标《摔跤吧!爸爸》,可《我不是药是》的现实意义显然更为难得。

       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是什么病?患者是什么样子?他们的生活状态又如何?在《我不是药神》出现之前,大概很少会有人去会去了解。所以《我不是药神》选择了群像化的人物描写,商人、病人、男人、女人、小孩、老人、城市中产阶层、农村阶层……影片在力所能及地从不同视角和阶层去挖掘这个群体以及他们的身边人。

更难得的是,影片并不是在一边倒的控诉着销售“高药价”企业的无良,而是将矛盾点呈现出来,把问题抛给观众。它会借病人之口,揭露“我生病这些年,吃垮了家庭,吃掉了房子”的现实,也会在“我不想死,我只是想活下去”的无奈下发出人性拷问。

它讨论的已不只是一个社会问题,还涉及到了个人在社会中的责任以及人性在金钱面前的立场。并随着故事的一步步推进,情、爱、理、法逐渐纠缠,在生、死、病的呈现下,救赎与被救赎的人性之光也开始闪现。

庆幸的是,在《我不是药神》的最后,我们知道了中国政府这些年为医药改革作出的努力。虽然过于“扶正”,但也正是这一点“正”照亮了社会的前进道路。

        揭露人贩子的《盲山》、正视慰安妇的《二十二》、关照儿童安全的《嘉年华》,以及讨论“高药价”问题的《我不是药神》,放眼中国电影市场,观照社会现实题材的影片越来越多,它们当中也不乏以小搏大的票房黑马。

从当前的市场期待和反馈来看,即将正式上映的《我不是药神》将极有能成为国内现实题材的巅峰之作,并有望冲击30亿票房高峰。

END

       本文内容素材取材于网络收集,法律范围内泸州金夫人婚纱摄影保留解释权
 

我要评论(114生活网会员可直接登录,如果还不是114生活网会员,请点击注册新用户!
  • 评论内容: